双11红包-面对逝去了的,我选择沉默

  茫茫人海,何处才是停歇?爱恨情仇,或许只能过眼云烟。生离死别,天荒地老,面对这些,神经早已被太多经历所麻痹的双11红包们又能做些什么,感知到什么呢?只能一个人冷冷的看待而不知所措罢了。或许曾经的伤痛触碰到了我们的心弦,在心底泛起了一丝涟漪,然而当独自躲在墙角默默哭泣时却无人能够问及。沉默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含泪微笑或许才是最动听的旋律……

  之所以选择沉默,并不是面对回忆无话可说,回忆固然美好,然而当那些逝去了的又重新在心中泛起波澜时,心中总是莫名的荡漾起一缕缕淡淡的感伤,那种欣慰与惆怅相交织的感觉只有自己才会有所体味,任何人都无从知晓。曾几何时,独自在街道游荡,看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那些欢笑着的脸孔,却越发觉得自己形单影只,偶然抬起头,却找不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曾几何时,习惯了一个人在学校的跑道上手插口袋漫步徜徉,没有目标没有终点,只想这样一步一步地走下去,走到自己筋疲力尽而止,就这样,学会了在这种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时间里,独自思考着解开一些问题,无论结论是对是错,都已经不重要了……看着那热闹的操场,嘴角轻轻上扬起一丝微笑,夕阳下,影子被拉得好长……曾几何时,深夜醒来,拭干眼角的泪水,缓缓睁开双眼,骤然发觉其实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起身,望向窗外,忽然觉得苍白色的月光所笼罩下的一切都因弥漫着淡淡的伤而显得愈加凄凉……

  有些时候,我们一直沉醉在回忆里不愿醒来,当想起从前和朋友在一起的场面便会微微发笑;当想起以前的一些窘事,脸会微微发红;当想起曾经的一些无奈,便会轻声长叹……然而,不知何时,我们突然惊觉,一切都已不在。从此,我们便不愿再去触及那些无人知晓的角落,不再会去默默地揭开曾经的伤疤,因为我们害怕,害怕失去更多……

  在回忆的世界里,我只是个过客,什么也带不走,什么也留不下。过去了的终究是记忆,那些经历,我不曾忘记。突然觉得回忆越美好,现实的伤痛就越深刻,所以面对真实的世界,我唯一所能做的也只是握住那瞬间的美好,独自一人默默地去体会那一丝一缕的忧伤罢了。

 时代的变迁,生死的轮回,历史长河滔滔,积淀下无尽的爱恨情愁。随着光阴的流逝,爱会退热,恨会淡化,情会漠然;愁,更会深埋尘埃。徜徉于历史的长河,唯有希望得以曼延。

  常言道,希望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希望的顽强生命力在于它的幽深与飘渺,它并不是固定的代名词,它有自身的延续性。昔日的雕栏玉砌,金碧辉煌,在他眼里只是过眼云烟国破家亡的痛苦,使他几欲绝望。一代帝王错过了大好河山,好不失落;;而正是这种透彻心扉的痛楚成就了一代词人,空旷的山谷响起了一声悲鸣:“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他无言独上西楼,在月如钩的夜晚,高吟:“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千丝万缕的忧愁恰似“人生长恨水东流”。历史的风尘不知湮没了多少帝王的楼阁轩榭,唯他??南唐后主,在绝望中看到了希望,唱遍了忧思,吟遍了愁情,赢得了永恒。

  十年寒窗,本想换得一朝衣锦还乡,怎料仕途多坎坷。金榜无名,心中有恨。他无颜以对乡中父老,在“月落乌啼霜满天”的夜晚,只身孤影,独上“姑苏城外寒山寺”,面对“江枫渔火”,忧思难忘,深叹“夜半钟声到客船”。弹指间,他错过了名利场,好生失望,而正是这种无奈的失意,成就了千古绝唱册《枫桥夜泊》,也因此,张继字,这个名字震撼了文坛!

  命途多舛,现实生活中无数的精魂默默地付出。在这辽阔的时间和空间中,寻找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生命坐标。双目失明的她,错过了五彩斑斓的世界却能让海伦精神传遍了每一个黑暗的角落;双耳失聪的他,错过了清脆悦耳的声音却能扼住生命的咽喉,奏响了《命运交响曲》—

  因而,“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会过去。”希望之火需要再燃,需要呵护,不致让暴风雨将其熄灭,不致让自己在黑暗、阴冷、无助中绝望。

  当我们错过太阳的时候,不要心灰意冷,我们要守住希望,因为还有月亮和星星;当我们又错过月亮和星星时,不要自暴自弃,我们要看到希望,因为明天还有太阳;当双11红包们什么都错过的时候,也不能放弃希望,因为生命本身就是一种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