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兼职|窗外

看看风景,看看天的湛蓝,云朵的洁白.转念一想坎坷莫不是一种风景,一种不仅是享受更鼓舞着你斗志的风景。人生就像一次旅行,在乎的不是目的地,而是沿途的风景.
                         ——题记
  重庆兼职愿“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感受高山的巍峨;我愿坐地千里,观大千世界的时境变迁;我愿乘长风破万里浪,聆听大海的波涛汹涌;我愿磨破铁鞋,即使无觅,也要赏那一路风景.
  曾经无数次在神圣的许愿池下祈求上苍给我一次平步青云的机会,不要艰辛,不要苦难.然而到现在才发现没有苦难的成功那不能叫成功,就像没有过程的旅行,目的地也就变得不那么令人向往了.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一个五六岁的孩子,那么得容易,就连坐公交车穿梭于熙攘的街道也是那么得令我享受.我最常坐八路公交车,没有空调,没有高档座椅,开起来还“吱吱咯咯,乒乒乓乓”的,我不知道为何自己喜欢或许是人少吧,我坐公交车喜欢挑一张靠窗的位子,窗一开,毒辣的太阳和热风“呼呼呼”地就灌进来,我不管,反而觉得是一种幸福.没事就看看行人,看看商店,再不成就比比街道旁哪棵香樟高些,哪棵柳树美些.总之有看不完的东西想不完的事.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个转角会发生什么,也永远猜不到下一个路口是红灯还是绿灯,然而坚定不移的是,不管下一个转角有山崩或是下一个路口有地裂,只要你没有到站,你还是得随着车一直往前走,突然间觉得人生就是如此,困难﹑坎坷总是会有的,但在没有到达目的地之前,你还是要一如既往地向前,放弃是不可以的,放弃只会让旅途更为艰险,因为坐车总好过步行吧.实在不行就看看风景,看看天的湛蓝,云朵的洁白.转念一想坎坷莫不是一种风景,一种不仅是享受更鼓舞着你斗志的风景.
  有同学曾好奇地问我八路车真的到我家吗?我笑着说当然.但后又仔细一想难怪她会怀疑,她一般到第八站就下车了,怎么又会知道后来公交车又开往了哪?突然我好想有一次机会从起点乘车到终点,看看那些我没有到过的地方,望望那些我不曾下过的站,即使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也绝不下车.或许现实生活中根本没有像我这样的.但在人生的旅途中就该这样的傻,否则你无法预知最后的终点是个怎样的结局.我们所期盼的成功正如各自的目的地,但正在路上的重庆兼职们不应该有一点成功而放弃了继续走下去的决心.只有一路风景,一整路的风景,才是人生,才是人生应享受,应珍惜的一切的一切.
  乘一路风景,乘一整路风景,坚持那些没有完结的誓言,走完那些漫长的路段,经历那些不该逃避的艰辛,不要在乎目的地有多遥远,好好享受人生的旅程.

透过大大的窗户,可以看见对面安静的楼宇。
这是上午的11点钟,工人不下班,孩子不放学,可以清晰的看到楼宇侧门的集市也几乎没有人来人往。
其实,集市早已“热闹”完了,新鲜的蔬果清晨四五点就被摊贩们从更大的批发市场购来。因为9点以前,是他们生意最好的时刻。早早的把摊位梳理好,也就意味着这些蔬果能够早早的“名花有主”。通常早集上的摊贩都是笑盈盈的,生怕错过了重要的顾客。所以经过摊前的人即便不买,也会礼貌性的夸赞一番,又能让摊主意会你今天没有要买的计划,而只是随便出来逛逛,最多也只是买一块豆腐回家上锅煮了吃。那些有意要买的,摊主通常在收钱时高调省去一些“零头”,然后还要在顾客要走时送一些类似芫荽、蒜苗之类的一些“添头”,常常顾客都是满心欢喜并会不由自主的说声谢谢。这样的场景反反复复,卖的痛快,买的欢喜。
像现在这个时刻,摊贩们大都“歇”着了。眼神不再慌张,有的转头投入一桌麻将的赛事。特别是夏天,男贩们通常光着膀子,沉醉在他们辛劳之后唯一的“娱乐”之中。而女贩们却相反,细心的梳理着一上午被顾客们翻捡的蔬果,或择去韭菜上的黄叶子,亦或把最怕风干的芹菜重新用大塑料袋“滋养”好,又顺便把那些又红又亮的水果摆在最显眼的位置以招揽顾客的眼神。他们这样精心打理着自己的摊位,希望每时每刻都有好的生意,虽然是小本小利的生意,却总是能看到买主走后他们隐藏在眼眉里的那份笑逐颜开。
楼宇里照样安静,不像夜晚那样色彩斑斓,每个格子就是一个家,而且细心的人会发现夜幕降临时,每个格子的灯光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整个的楼宇才会看起来色彩斑斓。每个格子在白天似乎并无“家”的意义,只是一个物体意义上的房子。只有在晚上,被晚归的人、饥饿的人、以及奏响锅碗瓢盆的人、欢笑的人亦或争吵的人才浓墨重彩了“家”的概念。其实,家就是归来、是等待、是享受、是付出、是欢笑亦或哭泣的城堡,是酸甜苦辣、喜怒哀乐藏匿的地方。每一个格子都有很多的故事,只是有的故事随炊烟一同飘出融入了云朵里,有的故事“隐”在床头的日记里,只有案头人来回翻动它并思索着。
但楼宇外面的马路却一定是汹涌的,一层又一层的红绿灯不厌其烦的梳理着交通秩序。似乎每一辆车都像一个可能会调皮的孩子,总猜不出是谁会惹出可怕的事端,从而引动“家”的不安与惶惑。“平安出行、安全回家”是一种警示,也是一种温暖。有了对规则的遵守,对红绿灯的敬畏,才能有“家”绵延的温暖。
恍然间时间已是正午,或许,集市又重归它的“热闹”。这安静的和不安静的,此起彼伏。像生命的一种特质,一呼一吸。也许吧,这就是生活,安静的和不安静的表面,都映照着一份生存的真实。
这扇大大的窗户,只有走过去掩上厚厚的窗帘,世界才会被真正的隔在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