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红包|秋之韵

从遥远的乡下来到抢红包家,她脑后盘着一个发髻,身穿一件沾满了尘土的蓝布衣,脚踏一双洗的发白的黑布鞋。这位奶奶当然不是我的亲奶奶,她是在我爷爷去世后,我的奶奶请她来我家帮忙干活的。由于这位奶奶人好心善,我爸爸是她带大的,所以我爸爸也尊称她为“妈妈”。也许因为她不是爸爸的亲妈妈,与我并无血缘关系,所以我不屑也不愿理睬“土”气十足的她。爸爸妈妈却对她极为敬重,要她在我们家安心养老。
随着时间的推移,时节已进入了深秋。那天天气骤冷,还下起了蒙蒙雨,天阴沉沉的,空气里透着一股刺骨的寒意,坐在教室里的我冷得直打颤。这时,一位同学跑来告诉我,一位老婆婆为我送伞来了。我的心陡然一沉,悄悄地奔出了教室。
我曾经委婉地对她说过,没事就别来学校,我害怕她的那般装束会引来这些城里孩子无端的哄笑和蔑视的目光。一想到那令人尴尬的情景,我顿感不寒而栗。全身不自在的奶奶正站在一堵墙前,她的身影就像干枯的小树在风中摇曳,阵阵干咳的声音不时从狭长的走廊传入我的耳际。我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奶奶一瞧见我,两眼一亮,原来盈满焦急之情的脸,立刻荡起了笑意,“孩子,天冷了,我怕你着凉,给你拿来了伞和衣服。”说着便把伞和深藏在怀里的衣服送给我。“好了,快上课了,我该回教室了,你也快回去吧!”我说。
“嗯……”奶奶的声音有点涩,一阵风吹过,她裹了裹上衣,孱弱的身躯在风中颤抖。
“孩子,先把衣服添上,别感冒了,还有……”。
“别啰嗦了,我知道了!”我嗔怪着。
她一时愣了,她万万没料到满腔的热情却迎来了一张冷若冰霜的脸,说话间,我忽然发现她额前的头发是散乱的,而且还滴着水,身后的衣裳已被雨水打湿了,紧贴着背,我霎时明白,其实她比我还要冷……
那蜡黄的脸掠过的一丝失望和感伤更是深深地震撼着我,使我不知所措……我意识到,她这么大年纪,大半辈子的劳苦,大半辈子的沧桑,如今竟连对孙女的关怀也不被理解和接受,这确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啊!
曾听爸爸说,当年因为爷爷早逝,奶奶便请她来打点一切。她也是早年丧父,无儿无女,便任劳任怨地为我们家干了一辈子活。养鸡、养鸭、种地、照顾孩子,她无所不通,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以致我们的家由原来的拮据到后来竟逐渐宽裕。她,就像一只蚕,为我们家吐着绵绵的丝;更像一盏灯,默默地放射出全部的光芒,直到老得不能拿起一样活。
现在,她又把那伟大的爱延续到我身上,而我那苍白的虚荣心却使我看不见她对我的爱。我抚摸着怀里仍带着余温的衣服,一股揪心的愧疚袭上心头,鼻子一酸,双眼不由得模糊了……
泪眼朦胧中,奶奶已默默地走进了雨中。秋风飒飒,掀动着她的散发,阵阵咳嗽声,回荡在茫茫的雨里……秋雨就如绢丝一般,又轻又细,无声无息,那么滋润,那么温柔。深深地愧疚,再一次使我的泪水涌出,扑簌簌地滴落下来。

飒飒西风中,携一袭火热,渐行渐远。

秋呵,披一身神秘的金黄,雍容华贵,款款而来。

那树叶儿经不住调皮的秋风儿的挠痒,笑着,打着颤儿从树上落下,如翩跹的蝶儿,在风中轻舞。终于,投入了大地母亲的怀抱。可耐不住寂寞的叶儿,又飘了起来,飘啊飘啊,去欣赏秋所带来的神奇的画卷。说神奇,有时候啊,就是那么神奇。可不——树上没了树叶儿的点缀,倒是出现了音乐的精灵——花一般的鸟儿。它们这些会动,会飞,又会舞的“花儿”在树与树之间开起了运动会,看谁飞得最快,又唱的最妙。“簌簌簌”,“叽叽叽”,“喳喳喳”,连最后几片树叶也随着鸟儿的歌唱在空中唱了起来,舞了起来,似优雅的芭蕾,又如疯狂的探戈,也不逊色于那些音乐的精灵。你用舞蹈结束了一生,但灵魂却永远留在这秋的画里,唱着无声的歌。听吧,用你的耳朵来聆听属于秋的声音吧。

那玫瑰儿是抵挡不住寒冷的,她是娇弱的公主,只能享受春天的温暖,所以她褪下了火热的衣裙,开始做起了香甜的梦。秋不忍打扰她,只能轻轻地召唤着属于自己的花儿,一声又一声呼唤,小菊便探出了头,无辜地看着这个世界,接着二菊、三菊、四菊……都绽放了美丽的花容,可对于陌生的世界,依然是羞涩的。秋这个画家,它迫不及待地画上了,所以它的画卷上有了菊的颜色:嫩黄、金黄、赤黄……这是属于它的颜料,耀眼,经典。它向世界宣布着,这是它——一位自然的画家所描绘的。所以,看吧,用你大大的眼睛注视这一切吧,注视这属于秋的颜料,为它的成功而鼓掌吧。

那云娃娃肯定又哭了,因为她的“泪”都落到抢红包脸上了。不是苦,不是涩,是香香的,凉凉的,这便是秋的感觉吧!那香香的是果园中早已成熟的,诱人的果子;那凉凉的是雨——云娃娃的“泪”。瞧,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就连模样也小巧玲珑的,像牛毛,丝丝缕缕的;有像细丝,连绵不断的;珍珠倒是不像,却同样是剔透晶莹的。这世间还有如此的泪,能串成了一片帘子,朦朦胧胧的,像是一帘幽梦。幽静、恬美,更有一分神秘感,谁叫秋是魔法室呢?忘情地投入小雨的怀抱。雨便开始乱蹦乱跳,像个调皮的孩子,而偎倚到人的身上却是柔和的,像母亲温柔的手臂。路旁的小菊花贪婪地吸吮着甘露,花瓣上嵌了些水珠,让人不由联想到美女梨花带泪的容颜,令人感到怜惜、心疼。感觉吧,用你的肌肤去碰触这上天的礼物吧!

秋的声音,秋的颜色,秋的感觉,是如此地耐人寻味。她不平凡,她也不特别,但却非常有韵味,因为她谱写了自己一曲又一曲神秘、伤感却又幸福的华丽小调,久久地在天地间回荡,不曾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