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网赚,岁月如烟,往事并不如烟

透过大大的窗户,可以看见对面安静的楼宇。
这是上午的11点钟,工人不下班,孩子不放学,可以清晰的看到楼宇侧门的集市也几乎没有人来人往。
其实,集市早已“热闹”完了,新鲜的蔬果清晨四五点就被摊贩们从更大的批发市场购来。因为9点以前,是他们生意最好的时刻。早早的把摊位梳理好,也就意味着这些蔬果能够早早的“名花有主”。通常早集上的摊贩都是笑盈盈的,生怕错过了重要的顾客。所以经过摊前的人即便不买,也会礼貌性的夸赞一番,又能让摊主意会你今天没有要买的计划,而只是随便出来逛逛,最多也只是买一块豆腐回家上锅煮了吃。那些有意要买的,摊主通常在收钱时高调省去一些“零头”,然后还要在顾客要走时送一些类似芫荽、蒜苗之类的一些“添头”,常常顾客都是满心欢喜并会不由自主的说声谢谢。这样的场景反反复复,卖的痛快,买的欢喜。
像现在这个时刻,摊贩们大都“歇”着了。眼神不再慌张,有的转头投入一桌麻将的赛事。特别是夏天,男贩们通常光着膀子,沉醉在他们辛劳之后唯一的“娱乐”之中。而女贩们却相反,细心的梳理着一上午被顾客们翻捡的蔬果,或择去韭菜上的黄叶子,亦或把最怕风干的芹菜重新用大塑料袋“滋养”好,又顺便把那些又红又亮的水果摆在最显眼的位置以招揽顾客的眼神。他们这样精心打理着自己的摊位,希望每时每刻都有好的生意,虽然是小本小利的生意,却总是能看到买主走后他们隐藏在眼眉里的那份笑逐颜开。
楼宇里照样安静,不像夜晚那样色彩斑斓,每个格子就是一个家,而且细心的人会发现夜幕降临时,每个格子的灯光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整个的楼宇才会看起来色彩斑斓。每个格子在白天似乎并无“家”的意义,只是一个物体意义上的房子。只有在晚上,被晚归的人、饥饿的人、以及奏响锅碗瓢盆的人、欢笑的人亦或争吵的人才浓墨重彩了“家”的概念。其实,家就是归来、是等待、是享受、是付出、是欢笑亦或哭泣的城堡,是酸甜苦辣、喜怒哀乐藏匿的地方。每一个格子都有很多的故事,只是有的故事随炊烟一同飘出融入了云朵里,有的故事“隐”在床头的日记里,只有案头人来回翻动它并思索着。
但楼宇外面的马路却一定是汹涌的,一层又一层的红绿灯不厌其烦的梳理着交通秩序。似乎每一辆车都像一个可能会调皮的孩子,总猜不出是谁会惹出可怕的事端,从而引动“家”的不安与惶惑。“平安出行、安全回家”是一种警示,也是一种温暖。有了对规则的遵守,对红绿灯的敬畏,才能有“家”绵延的温暖。
恍然间时间已是正午,或许,集市又重归它的“热闹”。这安静的和不安静的,此起彼伏。像生命的一种特质,一呼一吸。也许吧,这就是生活,安静的和不安静的表面,都映照着一份生存的真实。
这扇大大的窗户,只有走过去掩上厚厚的窗帘,世界才会被真正的隔在窗外。

昨夜下雪了,不算小。凭窗望去,却也白得耀眼。可白雪覆盖下的钢筋水泥实在毫无美感,被车轮碾压过的路面污秽泥泞,生生践踏了这雪的洁,雪的白。现实可以肆意得丑陋,想象一定要驰骋得美好。仰头望着从天而下,缓缓飘舞的雪花,小米网赚看到她越过了原野,扑向了田间,迎着傲雪红梅的烈焰,献上自己的亲吻与牵念。

雪花,这大自然赋予人间的礼赞,足以拂去隐藏在心头的抑郁、阴霾。

临近岁末的这一个多月,过得飞快。日子偶尔闲适,偶尔忙碌;心情偶时阵雨,偶时晴朗。每时每刻所经历的一切,都或多或少地影响到自身,为心找到一个支点,要靠自己去寻觅。

因缘巧合,看了章伯钧次女章诒和《往事并不如烟》的几个片段。她用六篇文章讲述了八个人如诉如泣、如歌如诗的跌宕沧桑。之所以没有看完,是因为从这几个片段中认识的章伯钧、储安平、罗隆基、史良以及最后的贵族——康同璧母女,他们带给我的史无前例的沉重感、内心的伤痛与无助,让我不忍更没有勇气阅读下去。这是我第一次从一本书中强烈地感受到‘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在特定的情境下,生命可以完全超出你想象地无奈与脆弱地存在或消失。

2012年12月12日,这一天,这几个神奇的数字如此难得地相聚在一起。世界各地相同人类,不同种族的许多人,选择在这一天迈出人生的重要一步,给自己,也给这个日子赋予永恒的纪念。此时我忽然想起在这岁末,最后一个月,我曾度过的,属于我生日的那一天,我的‘不二’人生由此开启。‘生日’这东西真的是过一个少一个,过去了就再不回来。像我这种‘有了把年纪’的人,‘生日’实在不值得欣喜。但在这一天不得忘却的事情是对母亲的感念。母亲把我们带到了这里,在这里,我们经历着、被经历着;我们遇见着、被遇见着。在这里,你也许中意,抑或不如意,但你在亲历。前尘后世总在虚无缥缈中,唯有今生,让你真实地感受到‘我在’。‘生日’是生命的延展,当每一个‘生日’把生命的画卷铺满,你依旧清晰地记得谁和你在这里,谁又在你心里,这便是‘生日’的意义了。

昨天,接了一通同事姐姐打来的长电话,她出离地愤怒了。一位同事向她转述了‘头儿’对她的恶语中伤,听着她喋喋不休地絮叨,感受到她内心的不安与纠结,劝她别放在心上,一定不要生气,不值得。看她依旧气不过地没完没了,便说,那你去找气到你的人谈谈吧。我是想找他,可他会不会打击报复小米网赚啊?你想想清楚吧,前怕狼后怕虎,那只有自己拧巴着喽!

人呐,岂一个‘累’字了得!真想推荐她看一看《往事并不如烟》。那些曾经的社会精英们,他们的经历与际遇,映照当下的污尘浊世,无论面对怎样的境况,相信你都会笑着说‘不过如此’。

岁月如烟,静静流淌在岁月长河中的往事,透过时间的沉淀,会历久弥新,哪怕仅凭记忆的传承,也不会与岁月一道如烟般飘散。